專家專欄

A A A

全世界第二老的油井在台灣?出磺坑見證黑金繁華年代

邱求慧

經濟部技術處處長

本文原刊登於民報及作者臉書,經作者授權轉載


1926年1月出磺坑開鑿的第36號油井又大噴發,每日爆量產出216公秉,1927年竟達到了年產量22,800公秉的歷史高點,20幾年之間翻了40倍,照片是最巔峰時期的礦區油井。圖/邱求慧提供


 台灣有一口全世界歷史最久遠的現役油井?聽起來似乎有點不切實際,不過卻是千真萬確。苗栗縣的「出磺坑」是一個位在公館鄉的傳統地名,這裡不但蘊藏石油,而且從清朝時期就已經開鑿油井。

這張照片左邊就是約翰,右邊的就是邱苟,兩人在這口油井前留下歷史性的合影。圖/邱求慧提供


出磺坑產石油可追溯到清朝嘉慶年間的1817年,那時在這裡已經有些客家移民,有人發現在後龍溪畔的岩石縫裡,會冒出一種黑黃色的液體,大家原先不知道這就是石油,還誤以為是硫磺,所以稱此處為「出磺坑」。

當地的一位頭人,名叫「邱苟」,因為他個性海派交遊廣闊,從小就認識了許多原住民,甚至學會了原住民語言,所以淡水廳任用他為「通事」,做為和原住民溝通的地方官員,同時邱苟也和人合資成立墾號,從事地方墾殖和貿易的生意,但因為出磺坑地處偏遠,官府經常鞭長莫及,邱苟的墾號貨物經常遭到地方幫派劫掠,有一次邱苟為了保護貨物,與地方的惡霸發生衝突,卻一不小心鬧出人命,這一時的衝動讓邱苟淪為殺人通緝犯。

為了躲避朝廷的追緝,邱苟隱姓埋名,並放棄開墾的事業,正當他已經要走投無路的時候,在後龍溪的南岸,竟然被他發現了石油的源頭,於是他挖了一口三米深的井,每天約可汲取40餘斤石油來販售,這一口油井被認為是全世界第二老的油井,只比美國賓州的油井晚二年。過了幾年,邱苟再將油井賣給了打響台灣烏龍茶名號的英國商人——約翰陶德。

這全世界第二口油井,是由一位通緝犯發現及開採,這大概也創下了另一個世界紀錄,不過到了1871年,邱苟終於被清朝政府逮獲,當場就地正法,油井的開採也被迫中斷。直到1878年丁日昌擔任福建巡撫時,聽人說出磺坑生產石油,也萌生了開採的想法,又因為他是少數清末的知洋派,深知西洋人的厲害,所以他決定從美國賓州延攬了二位技師來台,並引進了重型機具開採油井。

這二位美國技師所引進的大型機具,費盡千辛萬苦,花了七個月才安裝完成,每天雖可以採獲252加侖石油,不過美國技師和居民之間卻產生嚴重的文化衝突,在《石圍牆越蹟通鑑》中記載洋人:「每要入浴,在房間就卸下衣服,裸體通過廟門,瀆穢聖神,不知廉恥,其生活之奢華,舉動之肆傲」,可見當地人多看不慣這兩個老外。但是兩個老外在日記內也記載著:「官僚怠慢、工人懶惰、待遇不佳、食物不適,原住民還經常出草殺人」,隔年合約期滿兩人就不願續約而返回美國了,清代的石油採掘,就在洋人離開後而歸於沉寂。

日本因為民間商社比較活躍,也引進較現代化的開採技術,石油的開採也相對積極,最早是從事水泥業的「淺野總一郎」在1896年獲得出磺坑的礦權。圖/邱求慧提供


進入了日本時代之後,日本因為民間商社比較活躍,也引進較現代化的開採技術,所以石油的開採也相對積極,陸續有財團併購,1908年「寶田石油會社」併購後,由於已開發油井逐漸枯竭,
寶田會社陷入瀕臨倒閉的危機,所幸總督府撥下經費資助,才又勉強開發了12口新油井,沒想到其中第18號井產生大噴發,終於解除了財務危機,在1916年的年產量又翻了三倍達到3,171公秉,這口井挽救了出磺坑。

由於已挖的油井又近枯竭,接手的日本石油會社面臨嚴重的財務危機,不過很神奇的是,每次出磺坑有危難的時候,隨後都會有奇蹟發生,1926年1月開鑿的第36號油井又大噴發,每日竟可爆量產出216公秉,起死回生後的出磺坑,1927年竟達到了年產量22,800公秉的歷史高點,20幾年之間翻了40倍。

中油公司接手後,還特別成立了「開礦國小」供學童上學。圖/邱求慧提供


二戰之後整個礦區由中油公司所接收,1959年,中油向美國購置深達4,500公尺的大型鑽探機二部,開始促成石油開採的活絡,由於人力的增加,也帶動了聚落的發展,還特別成立了「開礦國小」供學童上學,社區也建設了禮堂、福利社和食堂等設施,這山城又重新繁榮興盛了起來。

好景不常,1960年後隨著機具的自動化,油源的減少,出磺坑又慢慢歸於寂寥,人口也逐漸外移,只留下人去樓空的破舊宿舍。不過沒想到出磺坑的傳奇,還沒有告一段落,在2010年所鑽探的一口油井,竟然發現了逾10億立方公尺的天然氣蘊藏量,緊接著2011年再成功鑽探三口天然氣井,現在天然氣每日產量可高達到70萬立方公尺。

現今中油在出磺坑成立了一座「台灣油礦陳列館」,展出過去油礦的歷史文物,大家可以在纜車軌道,體會一下當年礦村的風情,也可探尋附近的山徑草堆裡,那些過去的油井、鑽油塔等設施。出磺坑絕對是台灣獨一無二的地方,雖然經歷數次石油的枯竭,但是這塊土地總是又可以找到新的油脈,好像一直有無窮的生命力一樣,甚至到現在都還在生產天然氣,貢獻著台灣的經濟與能源。礦產或許有一天會耗盡,但是出磺坑對臺灣的貢獻不會被抹滅,永遠在歷史上閃耀著黑金的光芒。
(本文獲作者邱求慧同意轉載,全文請看作者臉書,作者為新書「一山一故事」作者,水靈文創出版社出版)

 中油在出磺坑成立了一座「台灣油礦陳列館」,展出過去油礦的歷史文物。圖/邱求慧提供
關鍵字